永远的记忆
 时间:2011-07-12    点击次数: 2418 次 

【字体: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袁顺柱,成都普天电缆股份有限公司设备处工程师退休职工。1967年从北京邮电工业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成都电缆厂工作,先后在制造车间,引进工程,设备处工作,任设备工程师。参与工厂十余个引进工程。曾赴原邮电工业总公司参与制定总公司所属企业的《设备管理条例》,负责其中《引进工程与设备管理条例》的起草与制定。

永远的记忆

又是一个柳絮飘飞的时节,工厂就要拆迁了,我提着相机来到成都普天电缆股份有限公司的旧址,看着那曾经引以为荣的建筑,一张张灵动的画面定格在那闪光的瞬间,回想起我们在这里为之奋斗了一生的事业……心中颇多的感慨油然而生。

三十年前,发达国家几乎家家有电话,而我们国家当时的电话普及率不及百分之四,通讯事业的落后严重地制约着国民经济的发展。为了改变这种落后的局面,当时的邮电工业总公司(今天的中国普天)高瞻远瞩,决定由成都电缆从美国ESSEX公司引进全国第一条全塑市话生产线(发达国家的通讯电缆制造当时已经普遍采用全塑生产技术,而我们仍然是纸绝缘铅包电缆的水平)。总公司由王乃大和雷天旭牵头,成都电缆在袁彰,张友琨一大批科技精英的主持下,紧锣密鼓地投入进了引进工程的工作。

要搞引进,首先要过英语关。当时工厂中的技术人员在学校大都是学习俄语的,即使学习英语的也多是“哑巴英语”。为此,工厂决定将出国培训人员先送往成都师范学校进行英语口语强化训练,我也有幸是其中的一员。

在成都师范学校学习的那段经历,是我们很难忘怀的时光。为了尽快把英语能力提高,宿舍里、操场上,处处都有我们努力学习的身影。正值初夏,垂柳下、石凳旁,时时留下了我们琅琅的读书声。虽然我们已经错过了读书的最佳年龄,但那一份责任和热情,使我们学习的劲头比学生更像学生。记忆中的莫若缄老师是一位慈善而严厉的老师(成都英语教学界颇有名气的老师),他的要求是:“讲一课,背一课”,背不下来就罚站。经常是一节课下来,大半个班的同学背不出来,于是就站着上课。我们这些中年人在厂里大都是负有责任的干部,起初觉得脸面真是放不下,后来索性把压力变动力,大家硬是在繁杂的家务中,孩子的哭闹中,陪伴着一个个黑夜送走了一个个黎明。通过几个月的努力,我们每个人的英语都有了长足的进步。后来在国外工作期间,我们大都能够与美国的培训老师进行业务交流。回国后在引进工地,当外国专家一时找不到翻译时,我们也就常常临时充当起翻译来。当时,“成都电缆厂人才济济,个个英语了得”的赞语也曾被传为佳话。

我们是全邮电部第一批出国培训的,心里充满自豪而又深感责任重大。为了不辜负企业的期望,我们刻苦地学习,认真汲取,白天在公司现场学习,晚上回到公寓研究消化学习资料,美国人周末都会去享受浪漫的休闲,但我们每个人都自觉地把时间消化在书本中。谦虚谨慎的态度,刻苦努力的学习,使得我们赢得了美方的信任和赞许,也与培训老师建立了非常良好的友谊,他们毫无保留地把资料和积累的管理经验传授给我们。回国后,这些资料和经验给我们有着很大的帮助。

从国外学习归来,没有片刻的停留,我们马上投入到工程之中。生产线的设备来自美国,瑞士等八个国家的十几家公司,先是海运,到港后改为陆运。当时我国的改革开放刚刚开始,铁路晚点、货物错发等情况屡屡发生。为了保证工程进度,厂里派出一支支队伍,往上海、满洲里、黄埔港去督运。在那滴水成冰的隆冬时节,押运人员在敞篷车厢内,几天几夜喝不上一口热水,吃过一口热饭,睡不上一个囫囵觉,直到货车抵达厂内站台。当他们从车厢内钻出,看到设备如期安全到厂,身心的疲惫凛冽的严寒都被开心的微笑融化了……

1984年,工程进入了设备安装阶段,整个车间一片沸腾繁忙。来自多个国家的专家、安装公司、基建队伍、国内配套设备的厂家,数百施工人员忙碌在各自的工作范围,铲车在耀眼的电焊弧光中穿梭,英语、德语、法语夹杂在各地的方言中,既热烈又有条不紊。为了一个方案也会发生激烈的争论,但是一旦统一了认识,大家又都朝着目标努力。人们不计报酬,不计较上班下班,心中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不在我这里拖工程进度,争取早日竣工早日投产。

如此庞大的工程,又没有经验可循,挫折和教训是不可避免的。当我们把主要精力放在现场的时候,却忽略了备件的管理工作。引进设备的标签都是英文、法文和德文,给管理带来了很大难度。当外国专家因为找不到备件而发火时,大家才意识到整顿库房刻不容缓。从年事已高的老保管员,到财务处长,从出国培训的专业人员,到刚毕业的大学生,经过大家多日不分白天与夜晚的苦干,一个宽敞整洁,摆放有序的库房呈现在眼前。当那位外国专家再次走进库房时,高兴地竖起了大拇指。后来,我们把这段工作经验写成《引进工程的备件管理》一文,发表在《中国设备工程》杂志,后被录入高校教材,被多家杂志转载,至今仍被广大引进企业所借鉴,在网上有着很高的点击率。

第一条电缆终于从生产线流畅地生产出来!在场的部委领导,中外嘉宾,施工人员,车间工人激动地长时间地鼓掌。员工们泪眼婆娑微笑的面容,是中国通讯事业发展里程碑上的一束永不凋谢的鲜花。

时光荏苒,当年参加引进的员工如今大部分已经退休,有些已经作古。但当年引进的工程浩繁如海,其中可歌可泣的事迹、艰巨恢弘的场面,是我这里千许字无法记录的。它是我心中是永远抹不去的记忆,心中充满了自豪与骄傲!

这是我们奉献了一生的事业,我们九折不悔啊!在党的九十华诞即将来临的激动时刻,我把心中的这点辉煌而温馨的记忆,雕刻成一朵“心”形勋章,献给那些在邮电战线上贡献了毕生精力的劳动者!